自愚(bl)



自愚(修改版)

         前段时间,江湖上发生了件大事,不知是山西头还是城东头,有那么几位高人乒乒乓乓地打了一架,打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    虽说没什么人敢近前去围观,但各大茶馆的说书人分了十几章,把这一架描写的那叫一个详细,也不知道他们是哪来的消息。反正最后这件事是传的满城皆知,说书的茶馆也是赚的满盆盈钵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茶馆是个人来人往之处,什么人来、什么人去都不奇怪。但要是一吃斋念佛的和尚,坐在那儿,全神贯注的听着故事,倒是能引去几分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几分目光把和尚浑身扫了个遍,便转向了和尚身侧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人一身紫衣,围着个围巾,挡住了大半的面容,却挡不住那月光般的眸子,只一眼,便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人的装束一看便知是个暗香弟子,奈何美色当前,有人动了心思,摇着扇,提着酒,摇摇晃晃地朝暗香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那人还未走近桌前,便被一禅杖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和尚站起来,道了声佛号,却换来那人的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施主莫要再向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和尚不依不挠,禅杖仍旧挡着那人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臭和尚,你给老子闪开,老子今个还就非要过去不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人将手上酒壶往地上一砸,怒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和尚再次道了声佛号,收了禅杖,低着头退到一侧站好,手里捻着佛珠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人见和尚退让,脸上带了些许不屑,弹了弹衣襟处不存在的灰尘,左脚提起,向前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这一步刚刚落地,就被暗香的刀捅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该招惹他。”和尚为那人暗叹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拔出刀,擦了擦刀身上的血,又重新坐了回去。和尚拿着禅杖,坐到了暗香身侧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时间,粘在暗香身上的目光纷纷转向别处。

        那说书人被溅了一身血污,可怜那一身雪似的白袍,那说书人低头瞧了瞧身上的血迹,脸上带了些遗憾的神色,起身拱了拱手离去,步态从容如鹤。

        此刻坐在茶馆中的一部分人变了脸色——一个说书人都能如此从容面对死亡,那这茶馆的水该有多深?

         有人交换了眼色,叫了几碟茶点,沉默的坐着,有人早就跑出了茶馆,在不远处扶着树干呕者。总之,就像搅动了一潭静水,荡开层层波纹一般,众人的反应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暗香却在角落倚着和尚睡着了,和尚也随他靠着,手里不停地捻着佛珠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久,茶馆的老板出来了,是个半老的妇人,发尾微微带了些白。这妇人看了看地上的尸体,叹了口气,叫了伙计,把这一地的狼藉收拾干净后,转身又回去了,丝毫不顾厅中人探究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日头渐渐偏了西,和尚带着醒过来的暗香听完了今天的故事,离开了茶馆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和尚是个失忆了的和尚,除了他那些刻在骨子里的佛经,几乎什么也记不得。当初和尚受了重伤,从浑浑噩噩中醒过来后,入目便是暗香趴在一侧桌上沉沉睡去的侧脸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暗香告诉和尚,自己是他所思慕之人,和尚虽然什么也不记得了,不过心中的那一份悸动总归是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 暗香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药,听说可以恢复和尚的记忆,就每天都煎给和尚喝。那药里许是混有兰花,总是带着清幽的兰花香。

        和尚的伤一点点好了起来,满屋子的苦涩药香退了下去,暗香身上的香便明显了起来,那是一种和兰香很像的香。就像昏黄的月光下,薄纱似的雾模糊了视线,若有若无的香隐在雾中,便模糊了嗅觉。

        和尚认真对比了一下,觉得暗香身上的香跟药里夹杂的香倒是很像。

        暗香对此只是笑了笑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和尚的伤并不利于久行,他便呆在屋子里,只是偶尔出来扫扫院子,映着淡淡的月光,透出几分超然的佛意。

        暗香一般在这个时候从外面回来,带着满身的疲惫,撞入和尚的怀中,和尚就一把揽住他的腰,看着暗香满是狡黠笑意的眸子,然后深深的吻下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 和尚从不问暗香去做了什么,暗香也只是告诉他说自己去寻药,和尚也从不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 暗香每次出门都用轻功赶路,几个起落,就没了踪影,和尚只是远远的看着,待到彻底看不见了,就回去捻着佛珠诵经,细细整理不多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 几盏茶的时间过去后,暗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一家茶馆的后门,身形一闪,便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 门内是个半老妇人,发尾微微带了些白,妇人对面是个说书人,身形挺拔,姿态如鹤。

         二人见暗香进来,也并不吃惊,只那妇人放下手中的棋子,回头说了句:“来了?那和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只随口应了一声,便急急道:“药给我,今天接了任务,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妇人也不多言,从袖中取出一包药粉递给暗香,暗香没有接过,反而取出弯刀,只见刀光一闪,淡淡的兰香便漫延开来,鲜红的血一滴一滴落在药粉上,将药粉染成了近乎黑色的暗红。
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的左臂上尽是尚未愈合完全的伤口,每道伤口长度,深度几乎一致,一样便看出是出自同一人之手,现在又多填了一道,鲜血顺着苍白的肌肤流下,暗香的面色愈加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旁的妇人心有不忍,见那药粉几乎成了黑色,便出手帮暗香止了血。叹了口气,道:“你虚这个样子,任务就先缓一缓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咳了两声,勉强稳住身形,颤抖的左手将弯刀塞回腰间。冷冷道:“那屋子那么贵,你替我付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妇人被噎了一下,半响才缓缓说道:“那和尚不是也有武功吗?,他去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暗香闻言,似乎是笑了一下,但那笑转瞬即逝,又带了些苦涩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妇人见状,也不再说什么,转身继续去摆弄那盘棋局。

         待到恢复了些许力气,暗香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院子,惊起几片枯叶仓皇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 妇人对面的说书人抬头看了眼,叹了口气,落下一子,将棋局胜负分出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暗香也是个苦命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说书人似是喃喃自语,却被妇人听了个真切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先生何来此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和尚原应是不喜他的,哪个和尚会看上一个杀孽漫天的恶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和尚有时会拿着禅杖在近处走走,到处看看。他想着,若是能见着些熟悉的事物,他的记忆也许就能恢复的快一些,暗香也不必四处奔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天,和尚走的远了些,路径某处花林,刺鼻的血腥气补面而来,在漫天的血腥中他嗅到了淡淡的兰香。于是和尚提了禅杖,几次起落间,便已逼近那血腥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 暗香,果然在此,不过情形不是很好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此刻的暗香满身狼狈,他练得是刺杀的招式,以行踪诡秘著称,在正面对战中不但占不到半分优势,反而让他被逼的步步后退,显出几分劣势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跟暗香对战的是个高手,眼力奇好,和尚还在远处之时,他便看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江湖上素来独行的暗香什么时候有同伴了?啧,还是个和尚。”那高手反手一挑,长剑直直向前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心中猛地涌起不安感,手中动作顿了顿,那高手的剑便向暗香心口逼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被人破了防守,此刻手中的刀再快,也不过是拼个同归于尽的结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算了……死就死吧,也好过再看一次他的冷眼。暗香在心底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转瞬之间,那剑离暗香便不足一寸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松了手,染血的刀直直向下坠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风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声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或许……命尽于此也不失为个好结局,暗香这样想着,双目微阖,整个人向后倒去,耳侧传来利刃破空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要死了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那和尚……会怨我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腰被人揽住,暗香倒下的身子猛然停下,金戈碰撞的声音炸响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和尚到是身手不错,罢罢罢,今日便算你走运,来日定当取你性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高手使了个障眼法,纵身一跃,转瞬间便没了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 暗香猛地后退几步,身上的伤口崩开,血液将深紫的衣料染成黑色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的伤……”和尚往前迈了半步,又停下,略带担忧的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 暗香侧过了头,垂下的黑发挡住了他黑得不见底的眸子。沉默了半响,暗香将头转了回来,对和尚道:“无妨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…哦,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和尚没料到暗香这么个回答,一时有些愣神,待他反应过来,暗香已经走出好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切,呆子。”余光瞥见身后匆匆追赶的和尚,暗香嘟囔了一句,上挑的眼角带了笑意,右手却装作自然的握住左手,强行压下那停不住的颤抖……

        过去了月余,和尚的伤好了大半,也能想起来些零零碎碎的片段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随着记忆的恢复,一种朦胧的情绪涌上和尚的心头,每每见到暗香,这种情绪就格外明显,与他心中的爱慕之情纠缠着,撕扯着,几乎让和尚陷入癫狂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好在暗香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,一天到晚都看不见人影,和尚也有了机会去将记忆片段一点点揉碎了去看,理清那乱麻一样的心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转瞬间,又是半月过去,和尚不但没有理清,反而越理越乱,期间,暗香回来过几次,身上没了兰香,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草药气,面色憔悴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 和尚的能想起来不再是零星的碎片,而是大段大段的回忆,记忆里的暗香永远猫儿一样的狡诈,身上从不粘半分血腥气,幽幽的兰香伴着澄澈的月光落在树上,惊起几片枯黄的树叶,张皇失措的向下坠去,落在他的扫帚边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记忆中的他似乎不怎么喜欢暗香,和尚在记忆中看见他冷冷的看向暗香,正迎上暗香挑衅的目光,便垂下眸子,任由暗香在耳边聒噪,也不予以回应。有那么几次,暗香侧倚着树枝睡去,他便粗暴的将暗香丢出寺院门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以前的他真是冷血,若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和尚默默的想着,还未想完,就被突然进来的暗香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和尚,这是你今天的药,跟以前有点区别,得趁热喝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端着个碗进来,碗中的药色泽漆黑,隐隐约约中透着点红色,看起来甚是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和尚想都没想,接过碗,一仰头喝了下去,谁曾想,这一碗药下了肚,和尚的视线模糊了起来,头撕裂似的痛,在半昏半醒间,和尚看见暗香伏在他床侧,月光样的眸子落下滴晨露似的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和尚醒来的时候,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身侧有个人扶着他从床上起来,告诉他说他在半路晕了过去,和尚听见他对那人说了句佛号,道了声谢,看见那人好看的眸子中蕴着苦涩。

         辞别那人后,和尚回到了庙里,继续拜他的佛,念他的经,扫他的地,每每月光皎皎,和尚总忍不住抬头去望院子里的一棵树,仿佛下一刻,就会有人从那树上跃下,惊散一地落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,这庙中来了个个香客,看那走路的步子是个练家子,可惜却有个手抖的毛病,上香的时候,香灰都能叫他抖下几层,而且无论春夏秋冬都裹得严严实实的,只一双眸子露在外面,顾盼间美的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怎生落到了这等地步?”发尾带些灰白的妇人在那香客身侧跪下,帮他将手中的香插入香炉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最后一步了,放血的量大了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那香客幽幽的答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真的……”那妇人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恩,不都说我的血有奇效吗,我就试试罢了,结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香客向后一依,靠在了朱红的柱子上,苦笑着看向自己满是伤疤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就是……再也拿不起刀了,这没什么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香客的声音很轻,几近乎自语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妇人静静地看着香上飘渺的烟,许久才缓缓启唇说道:“他不记得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香客却突然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本就是自欺欺人……骗得过谁呢?我自己都是不信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院中扫地的和尚若有所思的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的月,小心翼翼的将一株兰花种在禅房外的泥土中,兰花的香交织着月光填进他心里的空缺,落下一块小小的空白,再澄澈的月光,再香的兰花都填不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
《悲戚》

        他是国师,一个担着通敌叛国罪名的国师,于是他从云端摔落,进了低矮的天牢,等着秋后问斩。可惜,待他再见天日,却是城破之时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,他所见不过漫天飞雪,满地狼藉,以及那一位端坐高处,满面徒然的皇帝。
        可笑那皇帝酩酊大醉,指着他骂,说什么千古罪人,包藏祸心。他将头深深的低了下去,任着皇帝骂。
        那皇帝声音渐低下去,转成低低的笑,殷红的血滴在了酒里,荡开涟漪。
        他忽然抬起头,双目赤红。
        那皇帝止了声,半响,皇帝又笑了起来,大团的血洒在龙袍上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啊,城终究是没了,世人传说那国师是个妖,害了皇帝,亡了国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……
        他为什么要辅佐那个昏君呢?
        他可是个妖啊……
       

上次的BE结尾,我也不太清楚我在写什么(›´ω`‹ )(求轻拍)

文笔不算太好,有肉沫(写清水的头一次写肉沫,轻拍。),有后续(后续BE)想看HE的到这里停就好

自愚(二)

少暗 BL 不一定好 BE 前文戳头像
自愚(二)
         或许……命尽于此也不失为个好结局,暗香这样想着,双目微阖,整个人向后倒去,耳侧传来利刃破空的声音……
         要死了吗……
         那和尚……会怨我吗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  腰被人揽住,暗香倒下的身子猛然停下,金戈碰撞的声音炸响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和尚到是身手不错,罢罢罢,今日便算你走运,来日定当取你性命!”
         那高手使了个障眼法,纵身一跃,转瞬间便没了身影。
        暗香猛地后退几步,身上的伤口崩开,血液将深紫的衣料染成黑色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的伤……”和尚往前迈了半步,又停下,略带担忧的开口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侧过了头,垂下的黑发挡住了他黑得不见底的眸子。沉默了半响,暗香将头转了回来,对和尚道:“无妨,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…哦,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和尚没料到暗香这么个回答,一时有些愣神,待他反应过来,暗香已经走出好远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切,呆子。”余光瞥见身后匆匆追赶的和尚,暗香嘟囔了一句,上挑的眼角带了笑意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      已经过去了月余,和尚的伤完全好了,也能想起来些零零碎碎的片段。
         但随着记忆的恢复,一种朦胧的情绪涌上和尚的心头,每每见到暗香,这种情绪就格外明显,与他心中的爱慕之情纠缠着,撕扯着,几乎让和尚陷入癫狂之中。
         好在暗香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,一天到晚都看不见人影,和尚也有了机会去将记忆片段一点点揉碎了去看,理清那乱麻一样的心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转瞬间,又是半月过去,和尚不但没有理清,反而越理越乱,期间,暗香回来过几次,身上没了兰香,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草药气,面色憔悴不堪。
         和尚的能想起来不再是零星的碎片,而是大段大段的回忆,记忆里的暗香永远猫儿一样的狡诈,身上从不粘半分血腥气,幽幽的兰香伴着澄澈的月光落在树上,惊起几片枯黄的树叶,张皇失措的向下坠去,落在他的扫帚边上……
         记忆中的他似乎不怎么喜欢暗香,和尚在记忆中看见他冷冷的看向暗香,正迎上暗香挑衅的目光,便垂下眸子,任由暗香在耳边聒噪,也不予以回应。有那么几次,暗香侧倚着树枝睡去,他便粗暴的将暗香丢出寺院门外……
         以前的他真是冷血,若是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和尚默默的想着,还未想完,就被突然进来的暗香打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和尚,这是你今天的药,跟以前有点区别,得趁热喝才行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端着个碗进来,碗中的药色泽漆黑,隐隐约约中透着点红色,看起来甚是诡异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和尚想都没想,借过碗,一仰头喝了下去,谁曾想,这一碗药下了肚,和尚的视线模糊了起来,头撕裂似的痛,在半昏半醒间,和尚看见暗香伏在他床侧,月光样的眸子落下滴晨露似的泪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 和尚醒来的时候,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身侧有个人扶着他从床上起来,告诉他说他在半路晕了过去,和尚听见他对那人说了句佛号,道了声谢,看见那人好看的眸子中蕴着苦涩。
         辞别那人后,和尚回到了庙里,继续拜他的佛,念他的经,扫他的地,每每月光皎皎,和尚总忍不住抬头去望院子里的一棵树,仿佛下一刻,就会有人从那树上跃下,惊散一地落叶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这庙中有个香客,看那走路的步子是个练家子,可惜却有个手抖的毛病,上香的时候,香灰都能叫他抖下几层,而且无论春夏秋冬都裹得严严实实的,只一双眸子露在外面,但那眸子顾盼间美的让人窒息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怎生落到了这等地步?”发尾带些灰白的妇人在那香客身侧跪下,帮他将手中的香插入香炉中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看上了不该看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那香客幽幽的答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真的……”那妇人有些惊诧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恩,不都说我的血有奇效吗,我就试试罢了,结果还不错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香客向后一依,靠在了朱红的柱子上,苦笑着看向自己满是伤疤的手腕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就是……再也拿不起刀了,这没什么,不是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香客的声音很轻,几近乎自语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妇人静静地看着香上飘渺的烟,许久才缓缓启唇说道:“他不记得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香客却突然笑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本就是自欺欺人……骗得过谁呢?我自己都是不信的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院中扫地的和尚若有所思的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的月,小心翼翼的将一株兰花种在禅房外的泥土中,兰花的香交织着月光填进他心里的空缺,落下一块小小的空白,再澄澈的月光,再香的兰花都填不满……
        

【少暗】自愚(一)

BL  慎入
BE  慎入
有后续吧,文笔……随意看看就好
好了,正文开始。(很短,因为我任性)
         自愚(一)
         前段时间,江湖上发生了件大事,不知是山西头还是城东头,有那么几位高人乒乒乓乓地打了一架,打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。
        虽说没什么人敢近前去围观,但各大茶馆的说书人分了十几章,把这一架描写的那叫一个详细,也不知道他们是哪来的消息。反正最后这件事是传的满城皆知,说书的茶馆也是赚的满盆盈钵。
         这茶馆是个人来人往之处,什么人来、什么人去都不奇怪。但要是一吃斋念佛的和尚,坐在那儿,全神贯注的听着故事,倒是能引去几分目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这几分目光把和尚浑身扫了个遍,便转向了和尚身侧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人一身紫衣,围着个围巾,挡住了大半的面容,却挡不住那月光般的眸子,只一眼,便移不开目光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人的装束一看便知是个暗香弟子,奈何美色当前,有人动了心思,摇着扇,提着酒,摇摇晃晃地朝暗香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 但那人还未走近桌前,便被一禅杖拦住去路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阿弥陀佛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那和尚站起来,道了声佛号,却换来那人的怒目而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施主莫要再向前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那和尚不依不挠,禅杖仍旧挡着那人的路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臭和尚,你给老子闪开,老子今个还就非要过去不可了!”
         那人将手上酒壶往地上一砸,怒骂道。
         和尚再次道了声佛号,收了禅杖,低着头退到一侧站好,手里捻着佛珠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人见和尚退让,脸上带了些许不屑,弹了弹衣襟处不存在的灰尘,左脚提起,向前迈出一步。
         然而这一步刚刚落地,就被暗香的刀捅了个对穿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该招惹他。”和尚为那人暗叹一句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拔出刀,擦了擦刀身上的血,又重新坐了回去。和尚拿着禅杖,坐到了暗香身侧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一时间,粘在暗香身上的目光纷纷转向别处。
        那说书人被溅了一身血污,可怜那一身雪似的白袍,那说书人低头瞧了瞧身上的血迹,脸上带了些遗憾的神色,起身拱了拱手离去,步态从容如鹤。
        此刻坐在茶馆中的一部分人变了脸色——一个说书人都能如此从容面对死亡,那这茶馆的水该有多深?
         有人交换了眼色,叫了几碟茶点,沉默的坐着,有人早就跑出了茶馆,在不远处扶着树干呕者。总之,就像搅动了一潭静水,荡开层层波纹一般,众人的反应各不相同。
         那暗香却在角落倚着和尚睡着了,和尚也随他靠着,手里不停地捻着佛珠。
         不久,茶馆的老板出来了,是个半老的妇人,发尾微微带了些白。这妇人看了看地上的尸体,叹了口气,叫了伙计,把这一地的狼藉收拾干净后,转身又回去了,丝毫不顾厅中人探究的目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日头渐渐偏了西,和尚带着醒过来的暗香听完了今天的故事,离开了茶馆。
         这和尚是个失忆了的和尚,除了他那些刻在骨子里的佛经,几乎什么也记不得。当初和尚受了重伤,从浑浑噩噩中醒过来后,入目便是暗香趴在一侧桌上沉沉睡去的侧脸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暗香告诉和尚,自己是他所思慕之人,和尚虽然什么也不记得了,不过心中的那一份悸动总归是不会错的。
        暗香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药,听说可以恢复和尚的记忆,就每天都煎给和尚喝。那药里许是混有兰花,总是带着清幽的兰花香。
        和尚的伤一点点好了起来,满屋子的苦涩药香退了下去,暗香身上的香便明显了起来,那是一种和兰香很像的香。就像昏黄的月光下,薄纱似的雾模糊了视线,若有若无的香隐在雾中,便模糊了嗅觉。
        和尚认真对比了一下,觉得暗香身上的香跟药里夹杂的香倒是很像。
         和尚的伤好的差不多了,暗香就经常出去,每次出去的时间都不长,一两天左右就回来了。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和尚有时会拿着禅杖四处走走,到处看看。他想着,若是能见着些熟悉的事物,他的记忆也许就能恢复的快一些,暗香也不必四处奔波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某天,和尚路过一处郊外,刺鼻的血腥气补面而来,在漫天的血腥中他嗅到了淡淡的兰香。于是和尚提了禅杖,几次起落间,便已逼近那血腥之地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,果然在此,不过情形不是很好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此刻的暗香满身狼狈,他练得是刺杀的招式,以行踪诡秘著称,在正面对战中不但占不到半分优势,反而让他被逼的步步后退,显出几分劣势来。
         跟暗香对战的是个高手,眼力奇好,和尚还在远处之时,他便看了个清楚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江湖上素来独行的暗香什么时候有同伴了?啧,还是个和尚。”那高手反手一挑,长剑直直向前刺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心中猛地涌起不安感,手中动作顿了顿,那高手的剑便向暗香心口逼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被人破了防守,此刻手中的刀再快,也不过是拼个同归于尽的结局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算了……死就死吧,也好过再看一次他的冷眼。暗香在心底苦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转瞬之间,那剑离暗香便不足一寸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松了手,染血的刀直直向下坠落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风静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声止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衣袂翻卷无声……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【少暗】佛渡

BE谨慎食用
        暗香喜欢那个和尚。
        喜欢的不得了的那种喜欢。
        他从未跟和尚坦白过自己的心意,少林的规矩他清楚,但喜欢就是喜欢,暗香也没什么办法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暗香完成任务后就去看他,和尚不喜欢血,所以暗香每次都是换了衣裳去的,去看那呆头呆脑的和尚在月下打坐,暗香隐身在树枝上,可不知为何,那和尚每次都能发现他。
        暗香也不恼,从树上一跃而下,靠着和尚坐下,跟和尚漫无目的的说着些琐碎的事,和尚就静静地听着,也不做什么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一天的就这么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天,暗香没来,和尚准备打坐的时候愣了愣,心不在焉的念了句佛号,也不打坐了,拎起一旁的扫帚扫起了落叶,凄清的月光落下一片苍白。
        可怜那几片枯叶,被和尚来来回回的扫着,直至月上中天,暗香也没来。和尚放下扫帚,抬头望了眼月亮,斗笠下的脸没什么表情,他转身回了禅房。
         禅房门前滴落一串血滴,和尚猛地推开门,那血迹一直向内蔓延,在月光照不到的角落停住,汇成一摊,触目惊心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,就在那里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蜷缩着,头微微垂下,看不清面目,一身的深色衣裳让他融入一片黑暗中,几乎辨认不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施主……”和尚迟疑地开口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却似猛然惊醒一般,下意识地抬起头,惨白的月光照亮了他脸上的血迹,显出几分狰狞。
         见和尚的眉头皱起,暗香忽然笑了出来:“你把眼睛闭上,我就告诉你这血从哪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和尚对上他带着戏谑的眸子,缓缓阖上双目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从角落里把自己支了起来,向和尚走去,落了一路的血迹。他走的极轻,像一缕魂魄在飘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伸出手,遮住了和尚的眼,将头靠在和尚肩上,和尚黑色的头发被仔细束起,住持说他尘缘未了,于是带发修行,暗香曾经追问过,可和尚也不知这尘缘究竟是什么尘缘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应该是我杀人的时候溅上的,至少……你认为如此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暗香贴在和尚耳侧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他长睫低垂,眼里的情绪一丝一毫都看不真切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佛渡众生,我还算众生中的一个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继续问着。和尚没有回答,一如既往的沉默。但暗香得到了答案——不算,因为和尚的身子在不断颤抖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知道这和尚在忍耐,忍耐着出手消灭自己这个恶鬼的冲动,佛爱世人,而恶鬼是不算人的。所以留给暗香的时间并不多,他要在和尚发怒前说完。
        暗香另一只手环上了和尚的脖子,整个人靠着和尚站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和尚……你会念往生咒吗?念一段给我听听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他不愿意,暗香感受到和尚那一瞬间的僵硬,暗暗叹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其实吧,我……我是心悦于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的声音逐渐低下去……
         云遮掩住月,光被掩埋,泪被血融合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将唇贴上和尚的唇角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猛地松开手,开了隐身就向外逃去,夜色朦胧,和尚依旧寻到了暗香的踪迹,手一伸,将暗香揽入怀中,月色澄澈,映出暗香脸上的一片死灰。
         天地寂寥,佛经被低声吟诵,送别一只绝望的鬼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的体温渐渐低下去,长睫垂下,眉眼间一片平和,暗香这一生从未有过的平和。
         诵经声低低的响着,为暗香铺平归去的路,一世崎岖不平的行走,到终了终是有一条平坦的路,不必承受任何伤痛的路。
         东方泛白之时,住持带着剃度的刀敲开了和尚的房门。
         和尚抱着暗香站了一夜,沾染了一身的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尘缘未断,不可剃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和尚抱起暗香,低声道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  住持回一句佛号。
         后来,和尚云游去了,暗香的骨灰和尚一直带在身上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之前跟和尚说过,他想去看依山而建的大佛,和尚去了,在佛前替暗香讨了庇佑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说他想去各处看看,和尚去了,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,一步一步丈量距离……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和尚喜欢那个暗香。
         喜欢的不得了的那种喜欢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从未跟暗香坦白过自己的心意,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,这喜欢算个什么,他翻遍佛经也没寻个答案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他便在月下苦思冥想,未待他想出个答案,那暗香便夜夜来看他,一来就带着淡淡的兰花香,和尚轻而易举便能寻到暗香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喜欢说话,每次都跟和尚说个没完,和尚不善言辞,每次都只是听着。
 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和尚的心一天天的乱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奈何这和尚是个木鱼脑子,暗香喜欢着他,本就前途渺茫,但怎么说心底还是有一些侥幸的希望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幻想他能够接受自己带着血的身份,幻想自己能够在他的佛道中留下一抹刻痕,浅浅的一道就行。
        但不善表达的和尚看了血,皱了皱眉,碎了暗香的所有幻想,浑身的伤痛伴着绝望潮水一般袭来。
        若这一生唯一喜欢过的人却不知情,暗香觉得有点亏,于是暗香吻了和尚,和尚也寻到了他的答案——他喜欢暗香。
        只可惜,这答案来的太晚,太晚……
        和尚游遍八方,四处行善,暗香杀过的人有点多,他必须为他积点德,让他下一世顺遂如意,如果有下一世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 多年后,和尚圆寂。
         和尚的骨灰和暗香的合在了一起……
         一抹浅浅兰香归入地府。
         一颗幽幽佛珠落入凡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【少暗BL】佛渡

        暗香喜欢那个和尚。
        喜欢的不得了的那种喜欢。
        他从未跟和尚坦白过自己的心意,少林的规矩他清楚,但喜欢就是喜欢,暗香也没什么办法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暗香完成任务后就去看他,和尚不喜欢血,所以暗香每次都是换了衣裳去的,去看那呆头呆脑的和尚在月下打坐,暗香隐身在树枝上,可不知为何,那和尚每次都能发现他。
        暗香也不恼,从树上一跃而下,靠着和尚坐下,跟和尚漫无目的的说着些琐碎的事,和尚就静静地听着,也不做什么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一天的就这么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天,暗香没来,和尚准备打坐的时候愣了愣,心不在焉的念了句佛号,也不打坐了,拎起一旁的扫帚扫起了落叶,凄清的月光落下一片苍白。
        可怜那几片枯叶,被和尚来来回回的扫着,直至月上中天,暗香也没来。和尚放下扫帚,抬头望了眼月亮,斗笠下的脸没什么表情,他转身回了禅房。
         禅房门前滴落一串血滴,和尚猛地推开门,那血迹一直向内蔓延,在月光照不到的角落停住,汇成一摊,触目惊心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,就在那里。
         他蜷缩着,头微微垂下,看不清面目,一身的深色衣裳让他融入一片黑暗中,几乎辨认不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施主……”和尚迟疑地开口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却似猛然惊醒一般,下意识地抬起头,惨白的月光照亮了他脸上的血迹,显出几分狰狞。
         见和尚的眉头皱起,暗香忽然笑了出来:“你把眼睛闭上,我就告诉你这血从哪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和尚对上他带着戏谑的眸子,缓缓阖上双目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从角落里把自己支了起来,向和尚走去,落了一路的血迹。他走的极轻,像一缕魂魄在飘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伸出手,遮住了和尚的眼,将头靠在和尚肩上,和尚黑色的头发被仔细束起,住持说他尘缘未了,于是带发修行,暗香曾经追问过,可和尚也不知这尘缘究竟是什么尘缘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应该是我杀人的时候溅上的,至少……你认为如此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暗香贴在和尚耳侧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他长睫低垂,眼里的情绪一丝一毫都看不真切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佛渡众生,我还算众生中的一个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继续问着。和尚没有回答,一如既往的沉默。但暗香得到了答案——不算,因为和尚的身子在不断颤抖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知道这和尚在忍耐,忍耐着出手消灭自己这个恶鬼的冲动,佛爱世人,而恶鬼是不算人的。所以留给暗香的时间并不多,他要在和尚发怒前说完。
        暗香另一只手环上了和尚的脖子,整个人靠着和尚站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和尚……你会念往生咒吗?念一段给我听听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他不愿意,暗香感受到和尚那一瞬间的僵硬,暗暗叹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其实吧,我……我是心悦于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的声音逐渐低下去……
         云遮掩住月,光被掩埋,泪被血融合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将唇贴上和尚的唇角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猛地松开手,开了隐身就向外逃去,夜色朦胧,和尚依旧寻到了暗香的踪迹,手一伸,将暗香揽入怀中,月色澄澈,映出暗香脸上的一片死灰。
         天地寂寥,佛经被低声吟诵,送别一只绝望的鬼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的体温渐渐低下去,长睫垂下,眉眼间一片平和,暗香这一生从未有过的平和。
         诵经声低低的响着,为暗香铺平归去的路,一世崎岖不平的行走,到终了终是有一条平坦的路,不必承受任何伤痛的路。
         东方泛白之时,住持带着剃度的刀敲开了和尚的房门。
         和尚抱着暗香站了一夜,沾染了一身的血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尘缘未断,不可剃度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和尚抱起暗香,低声道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  住持回一句佛号。
         后来,和尚云游去了,暗香的骨灰和尚一直带在身上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之前跟和尚说过,他想去看依山而建的大佛,和尚去了,在佛前替暗香讨了庇佑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说他想去各处看看,和尚去了,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,一步一步丈量距离……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和尚喜欢那个暗香。
         喜欢的不得了的那种喜欢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从未跟暗香坦白过自己的心意,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,这喜欢算个什么,他翻遍佛经也没寻个答案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他便在月下苦思冥想,未待他想出个答案,那暗香便夜夜来看他,一来就带着淡淡的兰花香,和尚轻而易举便能寻到暗香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喜欢说话,每次都跟和尚说个没完,和尚不善言辞,每次都只是听着。
 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和尚的心一天天的乱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奈何这和尚是个木鱼脑子,暗香喜欢着他,本就前途渺茫,但怎么说心底还是有一些侥幸的希望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幻想他能够接受自己带着血的身份,幻想自己能够在他的佛道中留下一抹刻痕,浅浅的一道就行。
        但不善表达的和尚看了血,皱了皱眉,碎了暗香的所有幻想,浑身的伤痛伴着绝望潮水一般袭来。
        若这一生唯一喜欢过的人却不知情,暗香觉得有点亏,于是暗香吻了和尚,和尚也寻到了他的答案——他喜欢暗香。
        只可惜,这答案来的太晚,太晚……
        和尚游遍八方,四处行善,暗香杀过的人有点多,他必须为他积点德,让他下一世顺遂如意,如果有下一世的话。
         多年后,和尚圆寂。
         和尚的骨灰和暗香的合在了一起……
         一抹浅浅兰香归入地府。
         一颗幽幽佛珠落入凡尘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打一发广告:寂月无名,菩萨蛮(脆皮暗香一只),有没有一起唠嗑的*罒▽罒*
新手写文,多担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悄咪咪写一篇,一篇结束。
        遇良人
        少林认识暗香,好久之前就认识。
        在一个微雨蒙蒙的黄昏,在一个有些破旧的茶馆,少林就认识了暗香。
         那茶馆说书的故事不是很精彩,天天说着些家长里短的故事,说那家的花似的姑娘恋上个穷酸书生;说那家虎似的的汉子昨个抱着自家娃娃上街,脸上蜜似的甜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平平淡淡的生活引不起故事起伏,也引不来太多观众,可偏偏暗香就爱听这个,每次任务后总来这儿听上几段。
         黄昏暖暖的光落在暗香的脸侧,留下几分的柔和,这柔和将暗香身上那血腥遮遮掩掩,只少少地露出几分,却叫少林一眼看穿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少林双手合十,道了声佛号。
        久处杀戮之中,暗香不信神灵,佛祖自然也是不信的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将围巾向上拉了拉,趴在桌子上的脑袋换了个方向,依旧听那故事,不去搭理少林。
        少林不依不挠: “施主身上杀戮之气过重。”
        少林的声音搅的暗香心烦,故事也听不进去,索性又将头转了回来,眼神中带着些许轻蔑——一个暗影身上不带杀戮之气还能带什么?佛气?可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又如何?”暗香突然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僧愿渡施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少林盯着暗香,目光灼灼,让暗香的心倏地乱了乱,隐了身便夺门而出,在房屋的阴影中离去。
        自此,少林认识了暗香。
        再见时,是两日后,少林在院中扫着落叶,扫着扫着,瞧见一片阴影投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倚在树枝上,一身血污,一双眸子却是格外清冷,如那月光三分落入世间,七分都融进了这双眸子一般。
        “施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少林放下扫帚,双手合十,念了句佛号。
         看着树下的少林,暗香忽的就升起了戏弄的想法。一折身,他下了树,顺手掀了少林的斗笠。
         月光下,少林乌黑的头发散了下来,微微凌乱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有些错愕,本以为这和尚是个没头发的秃驴,竟不想是个毛驴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”暗香有些迟疑的出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僧的尘缘未尽,故而带发修行。”少林答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暗香讪讪地将斗笠还给了少林,看着少林将斗笠系回去。
         少林多年隐藏在斗笠之下,看不真切的容貌,此刻让暗香看了个清楚,然后……暗香又一次开着隐身,从树上逃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一个和尚长这么好看干什么,暗香逃跑的时候如是想。
        月光皎皎啊,照着树下有些懵的少林。
        从那以后,暗香经常溜进寺院。
        有时在一旁看着和尚拿个木鱼,跪在佛像前敲啊敲,看的暗香双目一阖,倒在少林肩头沉沉睡去。
        有时看着少林在院子里扫落叶,暗香就在树上摇摇晃晃,晃下几片泛着绿的叶子,少林便折回来,重新扫走。
        有时暗香做完任务后,换了身干净衣裳,端端正正在殿前燃上一柱香,少林便在一侧低声诵着佛经。
         江湖很大,认识暗香的人很多,少林也是其中之一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是个暗影,身上的人命早就乱成一团麻,数都数不清,仇家遍地都是,仇家的势力也是交错纵横,总有那么一两个绝世高手出现。
         某天,暗香便遇上了这么一个,暗香拼尽全力,带着一身的伤逃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没有家,他是个孤儿,他受了伤,意识模模糊糊,不知该往何处去,他不想死,他想活着,于是他不停的走着,沿着阴影走着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醒来的时候,他在禅房内,身上被人换了套常服,伤口也被仔细涂上了药,凉凉的,缓解了浑身的痛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有些不安,他的暗器连着衣服全都不知去向,一把趁手的武器都没有。
         猛然听得门被推开,暗香一惊,浑身僵硬,警惕的看向门口。
         来人是少林,端着一碗稠稠的米粥进来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放松下来,重新躺了回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施主,可否起身?”身后传来少林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有些奇怪,调整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,只一眼,暗香便敲见了少林手里端的冒着热气的粥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无力地闭上了眼睛,他承认他……饿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施主?”少林带着疑惑的声音传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事?”
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随口应道,继续闭着眼睛,心里受着折磨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要喝粥偏要到我眼前喝?我好饿啊,撑一会,撑一会,等我恢复些力气,我也要喝粥,还要加肉沫……更饿了……我现在不饿,真的,不饿,肚子你信我,你现在不饿,真的,没骗你……
        暗香在心里碎碎念,试图自我欺骗。
        “施主,你现在能动吗?能动的话,把这粥喝了?”少林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        暗香听见了最后一句,猛地睁开眼睛,抬起手证明自己能动。
         少林瞧了瞧暗香的手,叹了口气,手指搭上勺柄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……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放下了自己不断颤抖的手,大概是他昏睡的有些久,身体麻木了,此刻双手竟是有些不受控制,暗香在心里叹着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施主,抬个头?”
         少林的声音从床边响起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闻言,抬起头,唇边却是少林递来的一勺粥,温度适宜,暗香用余光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少林,试探着喝下了这一勺粥。
         空荡荡的腹中有了食物,温热蔓延开来,让暗香冰冷的手有了温度。
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一勺一勺喝着,少林一勺一勺喂着,一碗粥见了底。
         粥里掺了蜜饯,暗香用舌尖舔走勺子上的杏,上挑的眼角带着满足的意味,少林却是猛地收起碗,推开急匆匆的出去,耳尖泛着红意。
         暗香愣了愣,忽然就笑了出来,心满意足的抱着帐子睡下,那帐子上有少林身上的檀香。
         夜,暗香发了烧,抱着帐子瑟瑟发抖,身上的薄被不足以供给热量,暗香就蜷缩起来,偶尔发出几声猫似的呻吟。
         朦朦胧胧间,有温热靠近暗香,暗香顺着本能抱住了那温热,抱得紧紧的,不肯撒手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一夜,暗香睡得很熟,侵扰他的梦魇没了踪影,烧也渐渐褪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待暗香醒来时,怀里的温热没了踪影,只余空荡荡的禅房。
          后来暗香伤好了,偷回了自己的武器,又偷偷地走了,没有任何告别,太多的牵连对暗香来说是一种累赘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这江湖大到无边无际,认识暗香的人很多,了解暗香的人很少,少林恰好是一个。
         后来,少林常常看着月光走神。
         大概几年后,少林在月光下又一次见到了暗香,暗香带着一身的脏污,发尾嘀嗒着血,月光般的眸子蕴着月光般的悲哀,暗香来告别,他吻上了少林的唇,留下一滴泪离去。
 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少林的高僧还俗去了,在广袤的天地间寻那一人……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残红满地,少林重逢暗香于林间,暗香侧着头,围巾遮掩了他的表情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僧来渡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”暗香轻轻的笑了笑,猛地拉下了围巾,露出一双妖孽的桃花眼,他杀孽太重,在眼角催出了一笔赤红,成了人人喊打的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佛都渡不了我这样的恶鬼,你又能如何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僧愿渡施主。”少林双手合十,一如初见的目光灼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暗香猛地转过头来,一双清冷的眸子承着七分的月光,剩下三分化作眼角的泪珠滑落,醉了世间。
          少林上前一步,将暗香揽入怀中,低头吻去那滴泪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僧愿渡施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知己难求,二三人足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爱人难求,故而一人于心上便可,无需其他。
——END